馬德興:陽光下的東方龍 繼續堅守是何等之不易

馬德興:陽光下的東方龍 繼續堅守是何等之不易
2022年11月14日 09:28 國內足球綜合

  來源:馬德興 德興社

  希望隊②

  盡管眼下已經步入冬季,但葡萄牙白天的陽光依然灼人。來到葡萄牙追蹤采訪東方龍俱樂部的中國球員已經有一段時間,讓筆者感受到的并不僅僅只是這些球員的陽光與朝氣,更讓人體會到現在的中國足球想要在陽光下繼續堅守是何等之不易。

  1

  因為學生,所以陽光

  坦率地說,來到葡萄牙前,筆者也是對校園足球中出來的球員能否跟上職業足球發展的需要持懷疑態度的,畢竟國內校園足球的競技性相對較差,特別是大部分球員所接受的足球訓練與足球教育和專業梯隊中的同齡球員根本無法相比,目前國內正在進行的全國青少年聯賽中,校園隊伍經常出現大比分輸球就很能說明問題。

  先前到葡萄牙采訪期間,總是可以看到一個特點突出的球員,或者說動作較規范、處理球較合理、有相當潛質的球員。但看到現在的這批球員,筆者的第一印象就是:“肯定是校園里培養出來的!”原因無他,不管是訓練還是比賽,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就是缺少系統的專業訓練的動作。而且,筆者在采訪中也了解到,在葡萄牙的這批中國小球員先前在國內從未參加過中國足協組織的U系列或青超比賽,最高級別的賽事就是教育部門組織的全國性校園足球賽,一年也打不了幾場,更不用說校園足球本身的競技水平了。國內專業梯隊中的青少年球員存在的最大問題之一就是比賽太少,而這些學校里走出來的球員則更少。所以,“不會比賽”的情況在這些學生球員身上表現得更突出一些。

  所謂的“不會比賽”,就是在比賽中及時傳球、分球可以為本隊創造出更好的機會,但這些球員會更多地選擇多帶一下、多控一下,機會便瞬間失去。而且,或許是以前長期參加校園比賽的緣故,相比而言,這些球員在學生中技術算不錯的,可以在場上隨心所欲地帶球連過數人,所以在葡萄牙賽場上也習慣性的如此??墒?,盡管他們參加的是葡萄牙第三、第四級別聯賽,但對手往往都是從葡超、葡甲下來的老球員,這些“老江湖”身經百戰后有著相當出色的閱讀比賽能力,不管是比賽中對球路的判斷、還是對手可能做出的下一個動作,完全能預判,所以很容易就重新獲得球權。

  但是,作為將這些孩子帶出來的陳祺,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想法?!拔覀冞@個留葡項目是一個精英球員培訓項目,現在創辦的東方龍俱樂部也是為了更好地實現這個目標,最初的合作對象是中國足協、國內地方省市體育局以及職業足球俱樂部,應該說更對口、也更專業。但在過去這么多年的實踐中,我們深刻感受到了一點,即我們的青少年球員過早地走向專業,進入專業隊后不重視基礎文化知識的學習,綜合素質偏低,缺乏獨立分析、判斷問題的能力,對很多事物也缺乏正確的認識,嚴重影響了他們的全面發展、向更高層面發展。而且,即便是來到葡萄牙后,我們也努力為這些孩子創造文化學習的條件與環境,安排他們前往學校正常上文化課,但不少球員經常出現逃課等現象,葡萄牙教練也對部分球員的表現相當不滿意?!标愳鹘榻B道。

  從2011年開始至今,10多年時間里,陳祺通過葡萄牙這個平臺為中國足球先后培養了十幾名國字號球員、近百名職業球員。但是陳祺表示,這些球員都普遍存在對于文化知識偏弱的情況?!安浑y想象,退役后,如果這些球員再不注重學習,無論從事教練、管理或其它工作,只能是延續之前那種‘誤人子弟’的惡性循環模式。這嚴重不符合我們國家對未來人才培養的要求。而且,我本人是一名老師出身,以前在中學里擔任過將近10年的老師。站在育人的角度,我覺得如果還是這樣下去,中國足球怎么可能產生高素質的頂尖球員?”

  在此前與中國足協合作的留葡希望項目中,也曾有三名來自校園足球的學生,他們中有兩人最終還代表中國隊參加了亞青賽、奧運預選賽,并最終簽約了中超俱樂部。據陳祺介紹,曾出自北京三高的張凌峰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專業訓練之余正常地完成了文化課程,有一定的英語基礎,到葡萄牙后學習葡萄牙語進步相當快,是第一批留洋球員中葡語最好的。他最終憑借良好的語言能力和過硬的足球專業能力,他還被里斯本競技U19青年隊相中并正式簽約,回國后在中超中也有不錯的表現,目前則在中甲的蘇州東吳隊效力。

  “實踐給我們很大啟發與感悟。在技術相差不是很大的情況下,有文化學習基礎與沒有文化學習基礎的差異很大,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截然不同的發展途徑。所以,我們就一直在考慮這樣一個問題,即在國內校園足球全面普及與推廣的基礎之上,我們是否可以改變培養思路,即盡可能與校園足球進行結合,而不再選拔專業梯隊中球員?”陳祺說道。

  “2018年初,我們全面轉向校園足球并展開探討與實踐。首先,我們從葡萄牙請了幾名外教到中國,加上國內的一些從事青少年足球的專家,對校園足球的全國性比賽和一些重點特色足球學校進行了觀摩和跟蹤,并與部分學校開展了不同程度的合作。2019年,我們曾邀請北京三高足球隊前往葡萄牙拉練,由我們承擔在葡期間的所有費用,為他們安排了四場不同水平的熱身賽,以觀察他們的能力和各方面的表現,結果表現、反應都還不錯。在葡萄牙期間,讓我感受最深刻的一點,就是這些三高的球員在訓練比賽之余,在駐地里呆著的時候是在翻閱課本、讀書?!边呎f陳祺邊翻開自己的手機,將當時三高球員在葡萄牙期間主動翻閱課本讀書的照片找出來給筆者展示。

  隨后,陳祺繼續道:“結合之前多年的實踐經驗,我們得出的結論是:未來中國足球整體水平的提高一定會過渡到以學校體育為主要培養、輸送人才的道路上,因為沒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和相對完整的人生成長經歷,這樣的運動員恐怕沒有可能承擔起未來實現中國體育強國夢的重任,未來國家發展所需要的高素質體育人才必須擁有較高的文化基礎知識與素質。所以,我們在2019年組建第三批前往葡萄牙留學接受培訓的球員時,基本選擇以校園足球中成長起來的球員,30名小球員分別來自廈門、河南鄭州、云南、江蘇等各地的學校足球隊。不過,受疫情影響,這一期留洋不得不中途叫停。而現在的第四批20名小球員中除了個別的曾隨第三批來到過葡萄牙之外,新來的也全部都來自于校園足球。從我們的本意來說,我們就是在進行一種全新的嘗試,即從校園足球本身的發展來說,在普及的基礎上需要在培養高水平運動員也就是在‘精英球員’的培養方面有所作為、有所突破,培養出幾名有代表性的高水平、高質量足球運動員。若此,則校園足球在中國的發展必然將取得質的飛躍。而我們現在所做的,其實就是希望在如何培養出中國的高水平足球運動員方面闖出一條新路來?!?/p>

  不過,對于前方的路是否就是一條正確的道路?陳祺現在也無法給出明確的答案。就像東方龍俱樂部青訓總監托雷羅在接受筆者采訪時所表達的那樣,現在的這些球員相比第一批抵達葡萄牙的中國球員“綜合素質更高”、“更愛學習”。這與陳祺所說的理念與情況完全吻合,或許這也是托雷羅接受陳祺邀請來到東方龍俱樂部任職的一個很重要原因。而對中國足球而言,從學生中物色與培養足球精英球員,或許值得一試。因為相比而言,這些學生球員“更陽光”,中國足球也需要“更陽光”。

  2

  因為坦然,所以陽光

  來到葡萄牙后,筆者連續觀看了東方龍一線隊以及U19青年隊的幾場聯賽。每次觀賽時,筆者注意到:陳祺總是親自上陣,架起手機,通過社交平臺,對比賽全程進行直播,并親自擔任解說。筆者也為此戲言:“累不累?操心完俱樂部、操心完孩子,還要管直播?”對此,陳祺的解釋是:“希望通過這樣的直播,讓國內更多的人能夠了解到我們東方龍俱樂部的存在以及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p>

  “說實話,搞直播確實很費時費精力,而且效果也未必好,最多的時候可能勉強過萬,少的時候甚至只有十幾個人看?!标愳髡f道,“但是,從賽季開始前的準備期開始,我就想好了,不管出現什么情況,只要可能就直播,就是要把東方龍俱樂部這些中國孩子的成長過程更直觀、更真實、更多地展現給外界,讓國內的球迷特別是關注青少年足球的人能夠看得更真實?!?/p>

  他接著說道,“這些年來,青少年球員海外留洋的有很多,光在葡萄牙,來自中國的年輕球員最多的時候就超過250人。出于各種原因,外界對現在的青少年球員海外留洋存在著各種誤解、偏見,特別是其中的操作方式和手段,認為‘假’的多、騙人的多,甚至被認為是‘涮水’,我自己也經常被認為是‘黑中介’,就是打著‘留洋’的旗號掙錢。我很理解這些說法,因為在過去這么多年的海外留洋實際操作過程中,也經常遇到過,不少小球員或是家長也曾通過各種方式找到我,希望我能夠幫助那些近乎走投無路、困在海外的孩子。而對于自己也被外人誤解為‘黑中介’,坦率地說也很無奈,甚至覺得很委屈?!?/p>

  正是因為種種原因,才讓陳祺決定在新賽季以直播的方式,以此來消除外界的某些誤解與偏見?!坝捎谖覀兘衲暌呀浻谐^一半的球員達到注冊年齡,可以更多地出現在正式比賽之中。畢竟東方龍俱樂部級別不高,跟葡萄牙的豪門俱樂部相去甚遠,如果沒有更多的中國球員,國內的球迷恐怕不會關注。所以,這個賽季開始前的準備期開始,我們就每場比賽都直播。從我們的本意來說,直播并沒有其他用意,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更多的人看到我們的年輕球員更真實的生存狀況?!?/p>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們搞青少年球員留洋培訓,本身并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把所有東西都放在陽光之下,說不定效果和情況更好。不僅給孩子們有所交代,也讓這些孩子的家長能夠更放心、對他們負責。同樣是留洋,其他人會不會這么做?我不清楚,但從我們的角度來說,凡事都能夠很坦然地放在陽光之下,讓更多的人了解更真實的情況,從而做出更接近于事實的判斷。因為我始終相信球迷是有自己的判斷力和評判標準的,先前之所以會存在這樣或那樣的誤會,更多的可能是因為信息傳播渠道出了問題,傳播的信息量有限,現在選擇直播就是希望能夠讓更多的人看到我們的孩子是不是真在參加比賽、是不是真的有了進步、是不是有了提高,從而對中國青少年球員留洋有一個更清晰的評價?!标愳飨蚬P者如是表示。

  3

  因為堅守,所以陽光

  其實,這些年來,對中國年輕球員海外留洋之所以存在著諸多誤解與偏見,不得不說與前些年國內足壇政策的變化有很大關系,尤其是“U23政策”的出臺,原本是一個全力培養中國青少年球員的好政策,但在具體實施過程中,因為政策細則的擬定中出現了太多漏洞,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導致這一政策出臺后,實際的引導方向與發展趨勢完全背離了政策的初衷,從上至下,讓越來越年輕的孩子“奔錢”而去,從而在金元時代的大潮中完全迷失了自我。

  在這個過程中,陳祺和他的東方龍俱樂部以及留葡希望隊項目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沖擊,甚至不得不背負諸多罵名。但隨著“金元足球”大潮的退去,如今在葡萄牙留洋的中國球員就只剩下二十多人,與中國依然還有關聯的俱樂部也僅僅剩下兩家。在如此慘淡的情景之下,東方龍俱樂部屬下的二十名中國球員占據了絕對大多數,這或許又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了一些問題。而且,更令筆者沒有想到的是,目前在葡萄牙的二十名中國球員全部都是免費的。

  “這批球員能夠來到葡萄牙,基本都通過了中國足球界的一些元老、教練在國內組織集訓期間反復的觀察,就是覺得有希望的、是值得去培養的。在得到了這些足球專業人士的認可后,我們就去找這些孩子的家長、教練談,愿不愿意出來到葡萄牙東方龍這個平臺來發展?而且,我事先會跟這些孩子的家長講清楚:在留葡期間,家長不需要出一分錢,所有費用全部由我們來承擔!但是,如果孩子在葡萄牙期間出現違紀、違規的事情,我們絕不客氣,就是直接送回國,屆時就不能怪我們對孩子不負責任。能夠成長起來,那是最好的,但如果最終能否如愿?我也不敢打包票?!?/p>

  據了解,不光是目前在葡萄牙的這二十多名球員。在結束了與中國足協合作的留葡希望隊項目之后,第二批、第三批來到葡萄牙的球員,陳祺也是分文未收。“說實話,我為我自己當初的這個決定是感到慶幸的。因為在不收費的情況下,還不斷被外界說是‘黑中介’。如果真的收了錢,那不知道要被說成什么樣。我今天敢這么說,就是因為我內心坦蕩!”

  陳祺接著吐露道,“很多人都說,那是因為我掙到錢了。我不否認,在中國足協的U23政策剛出臺后的兩三年時間里,因為手里有一批符合政策的球員,確實也掙了點錢。但是,2011年-2013年完成與中國足協合作的留葡希望隊項目后,我自己決定獨立繼續搞第二批留葡球員的時候,誰能夠預料到三四年后的2017年會出臺‘U23政策’?而且,在這個政策出臺前,我自己都已經快支撐不下去了,因為手里的錢全部都用完了。在學校當了那么多年的老師,后來下海經商、上世紀90年代后期開始和中國足球打交道,我是中國足協認證的第一批足球經紀人,通過做外援、外教,算是掙了點錢。但自從和中國足協展開留葡合作項目后,我就完全放棄了做外援、外教生意,就是想著能夠培養一些中國年輕球員。在我搞第二批留葡球員的培養期間,我把前些年掙到的錢全部都搭里面了,甚至是到處跟人借錢在維持?!?/p>

  “但凡在海外發展的華人,恐怕都很清楚中國人在海外發展過程中會經歷什么。除了自身創業過程中所需要面對的各種困難之外,更重要的一點就是作為一個中國人,還需要面對所在國的各種歧視與欺負。譬如,像不少足球人在歐洲收購俱樂部、最終不得不放棄的經歷,就很說明問題。為什么他們最后選擇放棄?其中很重要一點就是當地人不斷給你挖‘坑’。這么多年在葡萄牙的經歷,我很理解他們的經歷與感受,因為他們所經歷的東西也同樣在我身上發生過??墒?,就在我自己快支撐不下去的時候,突然出臺了‘U23政策’,我可能是受益者之一,大家可能光看到我受益了,但在政策出臺前,我所遭遇過的經歷、所有的付出、努力以及堅持,或許并不在意。如果是投機或只想掙錢,通過U23政策獲益后,我完全可以選擇全身而退,沒必要再繼續搞第三批、第四批球員來葡萄牙。

  “其實我也不是什么圣人,我只是不服氣、不甘心而已,特別是面對中國足球的現狀。從2006年開始,我把于大寶、王剛等中國年輕球員送到葡萄牙來,當地足壇人士是相當認可我們的年輕球員的,而且也覺得中國足球應該可以在世界足壇占有一席之地。類似這樣的中國球員數量并不在少數,包括因為種種原因而未能來到葡萄牙的楊旭、祝一帆等,其實都是相當有足球天賦的球員,但為什么中國足球走到現在這一步呢?這其中的原因有很多。拋開各種場外因素,球員的培養渠道和途徑方面,特別是在成長途徑上,是否可以嫁接葡萄牙、用好葡萄牙這個平臺?

  “另一方面,在葡萄牙堅持搞中國青少年球員培養已經10年多了,為什么在第一批留葡希望隊中入選1995年齡段U19國青隊的球員多達15人、最終參加緬甸U19亞青賽的23人中有10人?但同樣的方式,等到了后面97年齡段、99年齡段時就不靈了?恐怕很大因素與國內的U23政策有關,金元足球的沖擊讓海外的年輕球員同樣受到了巨大的誘惑,所以我感覺明顯效果就不是很好。但現在,‘金元大潮’褪去,加上我們培養年輕球員的來源與過去有了很大的不同,我就是希望看看在最大程度上減少了外界各種不必要的干擾后,最終的效果如何。所以,我是選擇了堅持,但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還能夠堅持多久,畢竟我只是一個人個體,力量有限?!标愳鞲锌?。

  在中國足球整體陷入低迷的大環境與形勢下,中國足球并非一片漆黑,至少還有人在堅守著。寫到這里,筆者突然想起了數年前票房火爆一時并曾入選奧斯卡最佳影片候選的英國電影《至暗時刻》,影片講述的是希特勒大軍橫掃歐洲大陸,英國遠征軍危在旦夕,英倫之島或將須臾遭受入侵之時,英國國內是要不計代價與敵人媾和,還是不惜代價贏得勝利?這頗有點類似當下究竟是繼續沉淪抑或重振旗鼓的中國足球,筆者沒有答案。但片尾丘吉爾的那一句話讓人感慨萬千,“沒有終局的成功,也沒有致命的失敗,最重要的是繼續前行的勇氣!”或許,支撐東方龍和這些中國學生球員的也是這種逆境下繼續前行的勇氣吧。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