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頭破壞自己制定的規則 這就是我們的足球環境

帶頭破壞自己制定的規則 這就是我們的足球環境
2022年04月25日 12:18 新浪體育

  中超尚未開賽,但圍繞中超聯賽的怪事,依然層出不窮地出現著。

  4月22日,一位記者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曬出了一張郵件截圖,其中清晰地顯示著,來自中超、中甲兩級聯賽的三家俱樂部向中國足協申請暫緩執行中國足協“禁止注冊新球員”的處罰。

  然而根據相關媒體的報道,這三家俱樂部并沒有解決自己的欠薪問題。

  按照正常的邏輯,這份申請應該得到足協方面的駁回,至少也應該是個置之不理,石沉大海,但是郵件中的回復卻讓人極度失望:

  “經協會批示,現決定暫時解除對上述三家俱樂部‘禁止注冊新球員’的處罰?!?/p>

  這三家俱樂部究竟是那幾位,目前還沒有進一步消息,但中國足協上一次對下屬俱樂部做出“禁止注冊新球員”的處罰是在去年9月27日。

  當時,中國足協以武漢隊“未能在規定時間內執行完畢中國足球協會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處罰決定”,判罰武漢足球俱樂部下屬所有男子11人制球隊,自9月24日起禁止注冊新球員,只有在武漢足球俱樂部執行完畢中國足協的有關決定并得到確認之后,禁令才會被解除。

  當時武漢足球俱樂部招致處罰,就與他們隊內的薪資糾紛有關。

  去年春節期間,周通、劉毅、江子磊等球員向俱樂部討薪,但在當時,武漢隊以自己提交了工資確認表和通過足協準入作為證據,向外界表示自己不存在欠薪問題,而且在回復中還留下了這樣一段話:

  “相關比賽獎金是獎勵給有貢獻、忠誠度高的球員,與某些前球員無關,請某些球員不要異想天開,企圖通過丑惡表演來混淆視聽。更不要影響廣大關心和愛護我們的球迷歡度春節的心情!”

  然而武漢足球俱樂部的欠薪問題,早已是禿子頭上的虱子。

  2019年末,時任俱樂部主帥李鐵轉而擔任國足主帥之后,便出現了李鐵及教練組在武漢遭遇欠薪,最終在中國足協的幫助下才拿到被拖欠薪水的消息。

  而到了今年2月,國腳蒿俊閔也在微博上向俱樂部討薪,其身后還有黃紫昌、葉重秋、田依濃、楊博宇等其他球員。

  當時俱樂部一位高層表示,蒿俊閔等球員的工資都已經發放,只是拖欠一些贏球獎金。由此可見,武漢隊的欠薪問題并無好轉,甚至還有惡化的可能性。

  在蒿俊閔等人討薪的新聞上報之后,武漢足球俱樂部宣布將調整經營模式,鼓勵球員主動降薪,而且為了讓球隊成績不影響城市聲譽,申請更名為“武漢長江足球俱樂部”。

  在足協前不久公布的中超聯賽準入名單中,更名程序顯然已經完成。

  然而足協并沒有公示武漢長江隊已經執行完畢了此前的相關決定,而更有意思的是,就在曝出足協批準暫時解除禁令的4月22日這一天,武漢長江宣布胡家笠、胡人天、栗鵬、王靖斌四名球員加盟。

  我們無法確認這張截圖的內容是否為真,也無法判斷三家俱樂部中的一家就是有內援加盟消息的武漢長江隊。

  只不過,一切都是那么巧。

  然而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足協面對各級聯賽大規模的欠薪現象,選擇了能拖則拖,能糊弄就糊弄。在前不久公布的欠薪解決方案及相關處罰辦法上,足協給出了7月31日、10月31日和12月31日這三個時間點,要求各家俱樂部在這三個時間點上逐步解決此前積累的欠薪問題,如果未能解決,將受到禁止2022賽季第二次轉會窗口注冊球員、扣除聯賽積分、降級或取消準入資格等不同程度處罰。

  而解決欠薪的標準非常簡單,只需要提交一份所有教練員、球員、工作人員簽字的2021賽季欠薪償還表。

  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自從2017賽季開始,中國足協在每個賽季開始前都會對外公示各隊的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提交情況,困難重重的上個賽季也不例外,最終凡是沒能順利提交的俱樂部,都被剝奪了準入資格。

  既然目前留在各級聯賽的俱樂部的工資獎金確認表都已提交,那么這些動輒超過一年、十數個月的欠薪情況又是如何出現的呢?答案自然只有一個:

  工資獎金確認表作假。

  這幾乎是一個無需思考就能得出的正確答案。

  過去幾年,工資獎金確認表上那些極為相似的簽名們,都被中國足協忽視掉,大家就像活在一個夢幻的泡泡里,蒙著眼睛和耳朵,認為表格交上來,就一切萬事大吉。

  如今夢幻的泡泡被戳破,中國足協又寄希望于用一張“欠薪償還表”來鉆進另一個泡泡,到時候再蒙起眼睛和耳朵,認為欠薪已經得到徹底解決。

  如今看來,足協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姿態都懶得做了,暗中批準收到禁令的俱樂部允許注冊新球員。

  這就等于自己將自己制定的規則,踩在了腳下。

  過去幾年,損害自己公信力的事情,足協已經做了很多很多。

  所謂的工資獎金確認表,說延期提交就可以延期提交。如今為了避免俱樂部退出,此前做出的處罰,人家只要提出申請,足協就可以暫緩執行。

  留著這樣不守規矩的俱樂部,除了能讓面子上好看一點,勉強維持一個中國職業聯賽沒有崩潰的假象,還有什么作用呢?

  其實這些俱樂部也可以反過來指責足協,本來制定好的中超賽程,為了國家隊賽事就可以任意修改。要求俱樂部提交的引援調節費,入不了賬也不返還俱樂部,扣在手上干嘛呢?

  所以歸根結底,還是中國足協自己的問題。

  當被問到欠薪解決辦法出臺的初衷時,中足聯籌備組相關負責人表示:“主要還是兼顧了球員和俱樂部雙方的利益,給了彼此一個緩沖期,而不是一刀切的辦法,這也是目前相對合理的一個解決辦法?!?/p>

  真誠求問,球員利益保障體現在哪里?

  體現在球員遭遇長時間欠薪,得到自由身還需要等待中國足協仲裁委員會的仲裁結果?體現在即便長時間不發工資獎金,俱樂部還想著在他們身上得到轉會費?

  在十二強賽上有著良好表現的戴偉浚遭遇欠薪,上告足協,后者內部的人士還希望此事能夠和平解決,“轉會應是你情我愿,最好三方都能得利,而不是強制性的,弄得滿城風雨?!?/p>

  體現在這里嗎?

  根據相關媒體的報道,戴偉浚不排除向國際足聯上訴的可能性。

  而就在22日晚間,國際足聯發出處罰,因為未能按照要求履行國際仲裁的決定,禁止青島、北京北體大和上海申花三支球隊在全球范圍內注冊新球員。

  這三家俱樂部之所以會收到國際足聯的處罰,注定是因為與外籍球員或教練出現的薪資糾紛,只不過不同的是,在履行國際仲裁的決定前,這三家俱樂部可不會得到國際足聯的“法外開恩”。

  欠外國人的錢,砸鍋賣鐵都得還上,而欠自己人的錢,不僅能讓中國足協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算收到處罰,申請暫緩執行就可以了。

  這就是質的區別。

  所以,事情已經不能再清晰了。

  在這片沒有職業聯盟,也沒有球員工會的足球土壤上,最為有效的辦事方法就是暗箱操作,只要在臺面之下,什么事都能商量。

  這樣一來,事情能不能得到解決,就在于每個人的能量和身份。

  如果是投資人,只要不退出,禁令不禁令的沒所謂,偷偷放開個口子就好了;如果是國足主帥、隊長,別聲張,總能幫大家把錢要回來;至于戴偉浚這樣優秀的、未來還要重用的入籍球員,在外面長大還不懂規矩,“弄得滿城風雨”就不好了。

  如果是普通的、低級別的球員遭遇不公,那就等著吧。

  然而中國足球的管理者從來就不明白一個道理:

  現在看起來很優秀的球員,以后可能不堪大用;現在看起來熱衷于足球的投資人,以后可能說走就走;現在看起來資質平平的球員,未來也可能大器晚成;現在看起來“不夠大氣”的投資人,未來才是可以信任的參與者。

  所以,培育一個公平的,守規矩的足球環境,是優秀的投資人、球員都能看到希望的前提,而如果足協帶頭破壞公平,那足球環境越來越爛、國足成績越來越差,自然就再正常不過了。

  過去幾年,中國足協迷信資本,以為靠著花錢就可以把中國足球送進世界杯。

  于是金元時代拉開大幕,這個足球環境吸引了很多投機者,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如今金元泡沫被刺破也是一件好事,這些嗜血的投機者自然也會離開。

  這正是中國足協建立秩序、明確規則的好時機,然而能做出允許暫緩執行禁令的事,說明他們依然沒有改進,依然由著投資人胡來。

  所以還有志氣、還有夢想的年輕球員可以考慮離開了,因為你無法判定你現在所處的俱樂部未來會如何,更無法指望到時候中國足球可以保障你的利益。

  聯系經紀人,尋找一些歐洲低級別、次級別聯賽,如果實力不足,哪怕是J聯賽、K聯賽的次級別都應該被納入考慮。那里或許掙的錢少,環境不會像在國內這么舒適,但在那里,你至少可以安心踢球,更何況現在在國內也掙不著什么大錢了。

  這才是年輕球員應該思考的未來。

 ?。磷樱?/p>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