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陰影籠罩中超 中國足球該借此契機推倒重建

退出陰影籠罩中超 中國足球該借此契機推倒重建
2022年11月16日 09:23 新浪體育

  “我們和對手確實在實力上有一定差距,隊員們在場上也盡了最大的努力?!?/p>

  當0-5不敵天津津門虎的比賽結束,河北隊領隊陳杰瓊在賽后發布會上說出這句話時,你可以想象得到,他的口罩后面是一張面無表情的臉。

  因為類似意思的話,他其實已經說了17次了。

  然而這場比賽后的這句話,又顯得那么特殊,尤其是“隊員們也盡了最大的努力”,背后的含義,不言而喻。

  實際上,對陣天津津門虎的這場比賽能否正常舉行,要比比賽結果更引人關注。

  在上一輪對陣成都蓉城的賽前,河北隊球員在場上拉起橫幅:“懇求華夏幸福償還中國球員血汗錢”。

  這一舉動,徹底刺破了河北隊此前勉力維持的對外模樣,也讓比如葡萄牙媒體《記錄報》等國際媒體關注到了中超欠薪的情況。

  在這樣充滿悲憤的情緒下,比賽結果自然是不必多說,河北隊0-6輸給成都蓉城,繼續排名中超聯賽榜末,而且還在不斷刷新著中超聯賽連敗的最長紀錄。

  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領隊陳杰瓊只說了一句:“感謝球員們的付出”,便離開了發布會現場。

  如此直白的現實面前,各方只得開始表態。

  兩天后,足協官方宣布,包括河北隊在內的三家俱樂部未能按規按時清償欠薪,各扣除三隊本賽季聯賽積分3分。

  這里的“按規按時”,指的是7月31日前清償欠薪30%的規定和時間,而這張罰單的出爐時間,其實已經是節點的三個月之后了。

  3分扣除之后,河北隊積分清零,球員們唯一獲得的一場勝利,也就此失去了意義,而更有趣的是,他們那場贏的,恰恰是同樣遭到處罰的武漢長江。

  收到足協處罰的第二天,河北隊發布公告,主要表達了五點內容:

  第一,俱樂部投資方遭遇重大經營和資金困難,但沒有回避球員欠薪問題,7月31日前,除了沒有和某離隊高薪球員達成一致之外,欠薪已經補齊;

  第二,近三年來,盡管遭遇種種困難,但投資方依然凈投入3.88億元,今年凈投入3000多萬元;

  第三,俱樂部積極自救,沒有因為追求成績而盲目引援,獲得的經營收入也都用于支付球員、工作人員薪酬等項目;

  第四,部分球員通過不理智行為表達訴求,違反規定的同時,給中國足球、中超聯賽帶來了負面影響,俱樂部對此抱歉;

  第五,如果隊中同意繼續參賽的球員數量達標,俱樂部將繼續支持,否則將退出中超聯賽,幫助球員積極尋找出路。

  然而在當天晚間,俱樂部的這番說辭就遭到了球員的駁斥。

  俱樂部表示除某高薪球員之外,欠薪均已按時補齊,但球員方面表示從未收到30%的欠薪,2022年的工資更是完全沒有發放。

  另外,球員方面還表達了拉橫幅維權并非本意,但情勢危急之下已經沒有其他的方法,所以所謂的“給中國足球、中超聯賽帶來負面影響”,更多是俱樂部的責任。

  至于俱樂部最后所表達的,按照球員意愿決定是否繼續參賽,球員方面則把這個皮球踢了回去,表示球員從未要求退賽,會為河北足球、中國足球保留一絲尊嚴。

  在最后,“我們懇請河北足球俱樂部不要避重就輕,希望俱樂部能夠用行動兌現自己的承諾,而不是恐嚇和威脅用一張張空頭支票敷衍球員?!?/p>

  “我們也懇請中國足協和有關部門能夠切實履行職責,保護球員合法訴求和權益?!?/p>

  不得不說,這封公開信雖然寫得有理有據,但很可能于事無補。

  就像前河北隊門將楊程在社交媒體上所說的,“特別是俱樂部、行業管理者和相關政府指導部門,作為組織者,管理者,監督者都無誠信而言,不僅僅是中國足球的悲哀,更是這個社會的悲哀?!?/p>

  河北隊的欠薪問題由來已久,聯賽當中也不乏類似的情況,但是這樣的俱樂部卻連續多年可以準入中超聯賽,外援、外教的工資分毫不差,內援、內教喝西北方也無人關注,所謂的“清欠規定”,7月31日節點過后三個月才下發通知。

  這樣的行業狀況,說明很多人都在尸位素餐。

  所以,河北隊的退出其實已經注定了,結果上無非就是賽季進行時退出或賽季結束后退出的區別而已。

  如果是賽季進行時退出,會帶來聯賽完整性等更多的問題,如果是賽季結束后退出,通過中甲聯賽球隊遞補等方法,就可以避免這樣的尷尬情況。

  從這個角度來說,河北隊球員恐怕很難能拿到自己的欠薪,畢竟在目前的情況下,俱樂部退出聯賽,就意味著欠薪主體的消失,如果沒有簽訂和俱樂部投資方的穿透性協議,就會像此前的遼寧宏運、江蘇蘇寧一樣,陷入漫長的、沒有希望的討薪過程。

  而這一切,其實已經成為了中國足球過去多年的常態,只不過一些從金元足球開始關注中國足球的球迷,并不知道類似的情況罷了。

  問題已經發生多次,一味的得過且過終歸不是辦法,中國足球還是需要從制度上解決問題,畢竟到了現在,中國足球的發展問題如今都是次要的,首先需要杜絕欠薪的再次發生。

  其中一個方法,便是對俱樂部財政情況進行來自第三方的嚴肅審核,甚至在每個賽季前繳納保證金。

  大部分的歐洲聯賽的俱樂部在賽季準入前,都需要經過聯賽和獨立機構的雙重審核,通過之后才能被允許準入,尤其是強調健康經營的德甲聯賽,對這方面的要求更為嚴格。

  此前在德甲留洋的楊晨就分享過一個故事,“法蘭克福有一年沖甲成功之后,但是有一部分財政老出現赤字,缺了一部分錢,這樣保證不了明年球員的工資、獎金什么的,所以當時我印象挺深的,法蘭克福為了找這筆錢到處拉贊助嘛?!?/p>

  至于保證金制度,在歐洲足壇已經存在多年。

  比如在2010年前后,意甲聯賽的保證金約為4000萬美元,而法甲聯賽則要求為2000萬美元,這筆錢用來保證俱樂部能夠正常參加聯賽,需要覆蓋包括日常運營和參賽的各項支出以及俱樂部上下各個職位的基本工資等。

  繳納了這筆錢,才能被允許準入新賽季的聯賽,如果無法按時繳納,那就只能退出或參加低級別聯賽。

  這樣的制度設計,保障了俱樂部的球員和工作人員至少當年的基本收入,也就避免了像河北隊這樣遭遇欠薪多年的問題。

  實際上,本賽季的中乙聯賽也恢復了保證金制度,今年參賽的俱樂部需要繳納60萬元。

  從這個數額就能看得出來,這一數字僅僅保證了俱樂部可以參加全年賽事,但并未囊括俱樂部上下的硬性支出,也就無法保證不會出現欠薪的情況。

  但即便如此,還是有一些球隊因為無法繳納保證金而無緣參賽,比如年初退出的山西龍晉俱樂部,當時還有一些媒體人認為保證金制度是一刀切的政策,歷史上也曾有球員向足協請愿,允許俱樂部在未繳納保證金的情況下參賽。

  我們可以理解球員對參賽的渴望,以及部分媒體人對聯賽大局的“顧全”,然而在欠薪發生的時候,出現的問題還會拋到足協的頭上。

  當然了,具體的細則可以根據中國足球的具體情況進行修改,比如俱樂部繳納了保證金之后,俱樂部每月的工資可以由保證金來支出,??顚m棿虻角騿T的賬戶上,這樣就可以緩解運營俱樂部的支出壓力。

  但是無論如何,投資方首先需要表達出自己具備運營俱樂部至少一年的財力,而這種表態不能只是嘴上說說,發誓賭咒這么簡單,而是需要用真金白銀來保證的。

  很顯然,中超,甚至中國各級職業聯賽都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不僅僅是河北隊,也不僅僅是中超聯賽,賽季末退出可能會形成一股浪潮。

  退出的,自然都是不想玩或者玩不起的參與者,這些參與者退出導致的討薪問題,需要各界一同來幫助球員來解決,而留下的參與者,需要被全新的規則來約束和管理,這套全新的規則,應該用來保障真正的參與者,也就是球員的切身利益。

  對于歷史不長的中國職業聯賽來說,這無異于一場徹底的推倒重建,但是唯有如此,才能稱得上是所謂的“職業聯賽”。

  因為“足球打工人”們踢了球,卻拿不到報酬,那怎么能算是一種職業呢?

 ?。磷樱?/p>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