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高手能挑戰國足?噴國足也需有常識啊

野球高手能挑戰國足?噴國足也需有常識啊
2021年10月28日 15:50 新浪體育
前國足隊長鄭智當老師了前國足隊長鄭智當老師了

  鄭智應聘廣州體育學院的足球教師崗位,在上周給大學生們上了一節試講課。據悉,學院評委和學生們對“導師”鄭智的評價非常高,反響很好。

  不過在網絡上,不少人抱著嘲弄的態度:“中國足球全是笑話,鄭智又能如何?”“現在教師要求這么低了?”“一個小學生,還在大學教學?奇葩?!?/p>

  一個個帶著問號的質問背后,是邏輯的缺失。中國足球常年萎靡不振,讓人們習慣性地貶低作為其中一份子的球員。國足臭----球員臭----讓他們教課就是笑話,這種邏輯鏈的展開,完全不假思索。

這招聘要求,鄭智完美符合這招聘要求,鄭智完美符合

  鄭智教不了大學生的專業文化課,但教足球,綽綽有余。職業頂尖參與業余普及,善莫大焉,

  多年來,對國足的“嫌棄”,衍生出大量類似話題?!拔覀児娟犂^去都能和國足踢一踢……”

  早在2013年,國足以1-5慘敗給泰國隊后,就曾有一所西安高校足球隊向國足約戰。2014年,又有長沙一個社區球隊也約戰國足,表示如果他們贏球了請國腳們叫一聲“師父”。到了2016年世預賽亞洲區12強賽期間,麗江市一所中學教職工足球隊又向國足發起了挑戰,表示“如果我們贏了,對不起,12強賽剩下的場次我們來打”。

約戰國足約戰國足

  某團老總王某還曾拋出過中國男足職業隊員跑不過清華大學生的奇談。

  如果只是恨鐵不成鋼的氣話,也就罷了,但不會真有人這么認為吧?

  職業與業余的差距,這是一個長久不衰的話題。早在十余年前,著名職業賽車手和作家韓寒,曾談起過自己的足球夢是如何幻滅的。

韓寒講述自己的經歷韓寒講述自己的經歷

  韓寒的故事很生動,卻不夠具體,還需要一組數據,才能讓人信服。職業運動員的每一年,起碼有300天都在訓練,其中每天的訓練時間長達8小時,近來走入更多人視野的電競選手,有的日練時長更達到15小時,2年時間訓練了超過8000個小時!

  凌晨4點鐘的科比自不必說,在英超和歐冠出盡風頭的孫興慜,也曾在自傳中披露自己從18歲開始,便進行雙腳射門訓練,每天左右腳各500次。所以在各種綜藝和表演賽上,職業運動員才能展示出與業余愛好者天差地別的能力。一個頂尖的業余愛好者,與一個平平無奇的職業運動員,其中的鴻溝,是那日復一日的付出。

孫興慜加練孫興慜加練

  美國思想家愛默生說,藝術家一開始總是業余愛好者。但沒人說過,業余愛好者想變成藝術家需要多少努力。某種程度上,體育是最容易出現這種疑問和錯覺的領域。體育有許多讓人著迷的地方,其中之一便是奇妙的代入感——總有一個瞬間,滿場飛奔的球員會讓你感覺自己的雙腿也充滿力量,那輕盈飄逸的動作會讓你相信自己也能做到。

  如果你每周也踢上個四五天足球,偶爾產生些自己能代替中超球星為國出戰的念頭,坦白說,這并不奇怪。如果我們對于自己都能有這么大的容忍度,那么為何不肯去相信一個經歷了時間和賽事考驗的職業運動員?在他生涯晚期做出新嘗試時,為何會因為自己的職業素養,而遭遇那么多懷疑和否定?

  再看看一些業余挑戰職業的實例:

巖坎香試訓失敗巖坎香試訓失敗

  云南西雙版納19歲小伙巖坎香在河里練習踢球的視頻在網上大火,但這位初一才開始接觸足球的少年,受邀在中乙聯賽云南昆陸足球俱樂部進行試訓時,就見識到了自己與真正職業球員之間的巨大差距。在被現實上課之后,巖坎香最終決定試訓結束就回學校,“好好準備高考,考足球專業,當不了職業球員,我還能當足球教練,當體育老師教孩子踢球,對吧?”

  2019年底,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甘洛縣一位17歲的小伙吉付拉馬,因為希望走上職業足球道路不惜退學,甚至將自家的玉米地改造成足球場進行訓練,這引發了社會關注。一家前五人制國腳所在的俱樂部給了吉付拉馬試訓一周的機會,最終,吉付拉馬認識到了自己的差距,決定回到學校繼續學業。

吉付拉馬吉付拉馬
吉付拉馬自建訓練場吉付拉馬自建訓練場

  日本男足曾組織過一次有趣的PK,用香川真司和清武弘嗣對抗55位小球員,雖然面對人海戰術,兩位日本國腳仍能輕松破門。

  挪威超級聯賽球隊瓦勒倫加也曾以11人對抗一支業余球隊的22人,業余隊甚至擁有兩名門將,但瓦勒倫加最終仍以4-1獲勝。

  籃球愛好者對業余與職業的差距可能體會更深,在2011年CBA全明星賽上,當時26歲、號稱“中國街球第一人”的吳悠,和剛剛進入CBA的18歲郭艾倫進行了一場1對1的斗牛,吳悠敗下陣來,郭艾倫甚至沒有脫掉訓練外套。

郭艾倫進攻郭艾倫進攻
郭艾倫防守郭艾倫防守

  著名的RNG戰隊從2018年就開始舉辦電競訓練營,吸引了不少熱愛電競的年輕人,但第一天14小時的高強度訓練就讓一些人后悔,最后,這個電競訓練營被戲稱為“戒網中心”。

  ……

  對于鄭智,你可以說他球技差,甚至念念不忘那次讓西塞受傷的犯規;你可以說他不思進取,留洋生涯淺嘗而止;但你不能剝奪他作為職業球員的事實。

  更何況,鄭智如今給予專業性指導的對象,只是體育學院的學生,他們并非職業足球體系的一份子,但他們有可能在將來投入基層體育行業,為更多孩子打開足球的大門。

鄭智舉起亞冠獎杯鄭智舉起亞冠獎杯

  2018年的《新聞1+1》節目中,楊晨在面對白巖松采訪時說過,“中國足協和地方足協應該完善青訓體系,讓退役球員離不開足球”。三年過去了,新冠疫情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卻沒有徹底改變部分球迷的看法:國內退役球員扎根青訓的不在少數,可能獲得正面評價和鼓勵的,少之又少。

  也許,這出自一種對于中國足球的慣性嘲弄,看到國足二字,總習慣上去吐一口吐沫。

  中國足球的差,不光在球員,還有土壤與環境,這種不假思索吐吐沫的思維習慣與輿論環境。

 ?。ㄊ芴灾裕?/p>

聲明:新浪網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