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紅嬋回來了 連她都被“卷”怕了

全紅嬋回來了 連她都被“卷”怕了
2022年04月24日 14:54 新浪體育

  全紅嬋也被卷怕了。

  中國跳水隊新一期測試賽在前天結束,全紅嬋傷愈復出,首次亮相賽場。

  此前的傷病并未影響全紅嬋的水平發揮,在女子10米臺單人和雙人比賽中,她都有杰出表現,尤其是單人10米臺,她跳出450.15分拿下第一,比二、三名高出25分之多,可謂遙遙領先。

  不過賽后采訪,全紅嬋的目光盯在了自己的不足上:“前面三個動作……呃……還可以的,就后面……就有點放松(笑),沒跳好,以后再提升提升吧!”

  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恐怕并不只是謙虛,因為對跳水隊的“內卷”,全紅嬋是心里有數的。

  此前接受央視采訪時,全紅嬋、張家齊、陳芋汐都提到了一個詞:“卷”。

  全紅嬋:“太卷啦!一個比一個卷!”

  張家齊:“中國跳水隊一直很卷嘛,我的媽呀!大家都跳得賊好,天吶?!?/p>

  這個“卷”,用此次測試賽女子單人10米臺的成績就可以說明。全紅嬋450.15分遙遙領先,張家齊(425.25)和陳芋汐(424.30)的成績也都在420分以上。

  這是什么概念?

  全紅嬋在東京奧運上奪金的世界紀錄是466.2分,銀牌陳芋汐是425.4分,而國外選手能跳到370分左右,就能爭銅牌了(東京奧運澳洲銅牌得主得分是371.40),但這個標準離中國跳水隊的達標線(390分)還差的遠。

  用張家齊的話說:“現在不跳到400分以上,都不好意思上領獎臺?!?/p>

  在4月初的測試賽中,陳芋汐跳出404.7分在女子十米臺奪冠,但新一期測試賽,她跳出了424.3分,卻只排在隊內第三。

  這就是“卷”,太卷了。

  世界上跳水跳得最好的人,都集中在一個隊里,你稍有懈怠,就可能被隊友取代。

  女子10米臺雙人配對上,這種“卷”體現得淋漓盡致。

  東京奧運冠軍搭檔陳芋汐/張家齊,這次測試賽被拆對,全紅嬋頂替了張家齊,新組合獲得349.74分的總分,超過340分的達標線近10分。

  可以說,中國跳水隊人才濟濟,單人賽的人選、雙人賽的配對,都處在一種動態調整狀態中,一切只為求得最優解。

  在競爭如此激烈的環境中,沒有誰可以高枕無憂,稍有不慎,就可能跌跤。比如此次測試賽,去年全運會冠軍陳藝文在女子單人3米板中出現失誤,305B只得了63分,總成績371.55分,并未夠到375分的達標線。

  全紅嬋本人也清楚,這種“卷”意味著什么,哪怕是對她這樣的天才來說,也時刻放松不得。

  看了此次測試賽的人都注意到,15歲的全紅嬋明顯長高了,身形也變大了,女選手必須面臨的發育關,已擺在她面前。

  對此,全紅嬋的回答是:“我自己不吃零食,把體重控制好,保持水平,不被淘汰!”

  全紅嬋也會擔心被淘汰嗎?她袒露心聲:“肯定擔心被淘汰啊?!?/p>

  東京奧運的輝煌成為了過去,巴黎奧運周期已經啟動,距離2024年還有兩年。

  兩年雖短,卻仍存在變數。

  跳水苗子一茬接一茬,永遠會有更新的人冒出來,歷史上中國蟬聯女子10米臺奧運金牌的只有兩人:伏明霞(1992單人/1996單人)和陳若琳(2008單人+雙人/2012單人+雙人/2016雙人)。到巴黎奧運時全紅嬋17歲,江山易打不易守,會不會有更多的紅嬋們涌現,沒人能夠預料。

  15歲時在里約奧運女子單人10米臺奪金的任茜,在進入青春發育期后,成績出現下滑,逐漸被隊友取代,甚至沒能獲得東京奧運參賽資格。今年15歲的全紅嬋也將開始進入這個身體周期,面臨新的挑戰。

  去年全紅嬋大紅大紫之時,跳水名將高敏曾表達過一個擔心:“她馬上開始長身體了,身高體重都會長,這個階段對女選手來說特別難,發育期和技術力量交替的過程,加上心理,小姑娘就像走鋼絲一樣?!?/p>

  出于幫助全紅嬋迎接這種挑戰的考慮,跳水隊安排的陳若琳出任她的主管教練。

  陳若琳參加過三屆奧運會,蟬聯過十米臺單人金牌,她對于如何跨越這個周期、克服發育期的困難,是有著充分經驗的。顯然,這樣的師徒組合,傳幫帶的意味濃厚,用全紅嬋前任教練何威儀的話說:“全紅嬋今后將要遇到的問題,陳若琳都經歷過,而且克服的很好?!?/p>

  此次測試賽,全紅嬋的表現讓人放心,周繼紅看到了她背后的成長:“經歷了很多之后,人長大了,還能去要求自己,她在走向成熟?!?/p>

  即便是像全紅嬋這樣優秀的天才,在跳水隊的“內卷”環境之下,也要時刻保持警醒,嚴格要求自己,為“不被淘汰”而努力。

  這種讓全紅嬋都感到擔心的“卷”,大概就是中國跳水保持在巔峰長盛不衰的一字訣吧。

 ?。ǘ^)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